<p id="6rg7e"></p>
    1. <progress id="6rg7e"></progress>
    2. <li id="6rg7e"></li>
      <font id="6rg7e"><xmp id="6rg7e"></xmp></font>
      <optgroup id="6rg7e"><xmp id="6rg7e"><progress id="6rg7e"></progress></xmp></optgroup>
    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-好色小姨 > 噬魂黑帖 > 第二十六章 幕主現身

      噬魂黑帖 - 第二十六章 幕主現身

      所屬目錄: 噬魂黑帖      發布時間 : 2015-7-19

      "黃小姐被一個陌生人帶走了,這次行動也是他計劃的。"名大漢用越語說道,翻譯又把他的話翻譯給謝文東deng人聽。

          謝文東說道:"個人是誰?"

          "們也不知道,只知道他也是個中國人。"

          "國人?你在說謊吧?"文東掐滅煙,把煙頭仍在地上,眼睛對著他說道。

          那名大漢嚇得雙腳直哆嗦,說道:"真的,我們真不知道。"文東也從到他的眼神中感到他不是在說謊,這時姜森提了兩個箱子過來,小聲的說道:"哥,東西在這。"

          謝文東看了看,點了點頭。

          "哥,我們現在怎么辦?"森把箱子遞給了一位血殺兄弟,問道。"deng"回答的干脆。

          ",等誰???"森不解地問道。謝文東的臉上倒是滿臉輕松的說道:"我們要找的人。""?我們的對手能找到這?"森不明白了。

          "小看他們,我們都能找到這,更別說他們了。"

          "們在美國的勢力可比我們要求強得多。"文東接著道:"群笨蛋只是為別人做嫁衣。"是我沒猜錯,我們的對手正在趕來的路上?!敝x文東的一句話讓姜森的心中一緊,要是照東哥這么說的話,那么現在處境相當的危險了?!皷|哥,我們是不是先避一避?”姜森有些著急的說道,他可以不怕危險,但是他不但不考慮謝文東的安全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,現在就是讓那只老狐貍露出尾巴的關鍵時刻,要是錯過了這次機會,以后可就難了?!?br/>
          謝文東語氣很堅定的說道。既然謝文東已經決定了,那姜森也沒轍了,“東哥,那他們呢?”姜森指了指被抓到的那些越南人。

          “全部殺掉,一個不留?!敝x文東淡淡地說道。姜森想了想,說道:“東哥,是不是留下一個。既然對方想這件事嫁禍到文東會的身上,留下一個美國政府也算是一個交代?!?br/>
          “沒事,我有安排?!爸x文東安慰道。

          姜森點點頭,從肋下抽出開山刀,插進一位大漢的胸膛。袁天仲會意,一個華麗的轉身,飄到他們的面前。銀光乍現,刀鋒畢露,三人根本沒看到他是怎么出刀的,只是感到身上的力氣像被什么東西吸干了似的,接著就癱倒在地上,脖子一邊流著血,身體還在一邊抽搐,就是大羅神仙都救不了了。

          袁天仲一收刀,道:“兄弟們,給你們留了幾個?!笨吹街車缋撬苹⒌拇鬂h。

          那幾名越南殺手嚇得都快尿褲子了,他們也知道謝文東的手下非常厲害,可是今天見到感覺聽說和親眼看見完全

          是兩碼事,在他們的身上可以真真切切的感到死神的氣息,一名比較高大的漢子哆哆嗦嗦用他們的越南話說道:"們、、、不守信用,我們已經、、把我們知道的情況都是說了。"

          "知道你們唧唧呱呱說什么,"爽抬起鋼刀,滑向一個人的脖頸。

          解決了那些個殺手,在場的人并沒有輕松許多,反而越發緊張起來??吹叫值軅兊谋砬?,謝文東撲哧笑了,說道:"家相信我嗎?我相信今天我們會贏。"

          "然了,我們當然相信東哥了。"爽第一個發言表態。

          謝文東在大家的心中的地位簡直到了神的地步,謝文東說的話在他們的意識里就是真理,既然東哥有把握贏,那就絕對沒問題。在場的弟兄也紛紛出聲,表示贊同李爽。"大家怕嗎?謝文東突然冒出這樣一個問題。

          "怕,有東哥在,我們什么都不怕。"人手握鋼刀,滿懷信心道。"可是蠻怕的啊。"文東嘿嘿的笑道:"過,為了這三十億美金就什么都不怕了。"

          "呵呵"文東說的風趣,快樂的氣氛很快就在兄弟們中傳遞開來,大家都笑了。

          戰浪沒讓他們失望,很快就到了別墅的外面。

          "哥,戰浪來了。他還帶了差不多四百人。"名警戒的弟兄來報告說。

          "于來了,走,我們去會會他們。"文東說道。謝文東等人在別墅的院子里停下,戰浪站在外面等著,后面還跟著不下四百的人?!皷|哥,我找到黃堂主了,不過她被殺手喂了安眠藥,恐怕的睡上一段時間?!睉鹄似ばθ獠恍Φ?。

          “黃研兒被兩位大漢扶住,送到了謝文東的跟前。黃研兒這時已經昏迷了,高強走上前把她放在自己的背上。

          "堂主,殺手已經被我解決了。"文東笑著說道。戰浪看了看謝文東和他的弟兄,笑著說:“東哥,那群笨蛋哪會是您的對手,血殺的兄弟就是厲害,就這么些人就

          可以干掉有重武器的越南人?!薄皻㈦u焉用牛刀?!敝x文東淡淡的回到。

          姜森看到戰浪,罵道:“這老狐貍,東哥說的沒錯,要是自己這邊的實力超過他,今天他的尾巴就露不出來了?!?br/>
          “哈哈,戰浪笑道:“東哥就是東哥,連說的話都不一般?!蔽矣幸粋€問題一直都想問東哥?!爸x文東說道:"么問題?"

          戰浪回到:"為什么要到美國來,要是你好好的呆在中國,今天就不會死。"

          謝文東聽了他的話,像聽了世界上最好聽的笑話,大聲笑道:“想殺我的人一直都很多,可是現在我還活著,而他

          們卻死了?!睉鹄艘菜闶腔燠E多年的老江湖了,絲毫不懼怕謝文東的威脅,說道:"天你就這些人,你以為你可以活著出去?"

          謝文東道:“我是有后備力量的,你不相信?”

          “呵呵,東哥我不是嚇大的,你的弟兄從總部趕過來起碼要四個時辰,我相信他們見到的只是你們的尸體了。謝文東,我再給你個機會,只要你答應立馬回中國,從此不再踏進美國,我就放你走?!睉鹄艘詾樗_出的條件夠好了,他覺得謝文東會答應。

          實際上他也不想打這一戰。要是真的這樣做了,那自己只有一條路了,那就是挾天子以自重,要是謝文東答應回中國,那幫主之位還有八成是自己的。

          他做的很謹慎,黃研兒都不知道現在就是他綁架的她。這次自己帶來的手下全是對自己忠心耿耿的,不用擔心事情泄露。戰浪等這個機會已經很久了,也謀劃很久了,他要的就是謝文東孤立無援。

          實際上,他根本沒有期望那些越南人能殺的掉謝文東,謝文東可以看出列車上的貓膩他也不意外。那些越南人就是戰浪放出的一個誘餌,不管謝文東怎么做,都得栽在栽在這個餌上。

          謝文東瞇了瞇眼,笑了:“天下之大,只有我想不想去,沒有我能不能去?!薄澳蔷筒灰治也恢v情面了,東哥?!睉鹄酥v最后兩個字的時候故意加重了聲調,那意思就是謝文東得到今天的這種結果完全是自找的,怪不得別人。場

          面靜極了,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聽的到。戰浪的瞳孔突然放大,始終背著的手突然一“殺?!鳖D時,刀出鞘的聲音像嗜血的音符,刺激著每個人的神經。

          “沖啊,殺了謝文東。。?!睉鹄说氖窒鲁鹞寤ò碎T的武器朝謝文東殺過來。

          擋在他們面前的是一群黑衣漢子,黑衣黑褲,衣袖的袖標和面罩上繡著一個醒目的“殺”字,這段時間戰浪的耳朵里總能聽到謝文東手下的血殺是如何如何厲害,他今天倒是想親眼看看到底傳聞有沒有夸張?!皻⑺酪幻獨ⅹ劽澜鹗f?!睉鹄说?。重賞之下從來都不少勇夫。

          聽到老大說殺死一名血殺獎美金十萬,那個不拼命啊,一群人紅著眼睛,就奔著美金去了。想想看,幾百人一起喊叫著殺過來,一般人別說打仗了,即使嚇得尿褲子都不足為奇了。但是血殺弟兄不是一般人,清一色的開山刀,統一的著裝,光是站在那給敵人就是一種震撼。

          “當啷啷”刀具鋼管的碰撞聲讓人刺耳,跑在最前面的人被血殺弟兄砍倒一排,中刀的人還沒回過神來就被后面的血殺一一點殺,手段簡直到了殘酷的地步。

          最前面的那一排血殺弟兄并沒有停手,在砍倒前面的一批人后,又一個突進下蹲,同時開山刀向前遞,“撲撲撲”這下那群人都不是什么重要部位中刀,而是雙腿。

          那群雙腿中刀的人還有些慶幸,至少雙腿中刀比胸膛中刀要幸運些。但是情況可不是他們想象的那樣,雙腿受傷不自主跪下的他們,被后面的這一批血殺一個掄刀,直接把他們的頭砍下。

          鮮血噴了動手的人一臉,但是他們好像根本不在意,接著砍殺。

          他們的開山刀鋼口好,力道大,還配合的天衣無縫,這下戰浪終于見識到血殺的真正實力,看來謝文東能到達今天之地位,不單單靠的是他運氣,還是有一批厲害的手下在后面協助者他。

          雖然出師不利,但是戰浪有的是人,既然單個打不贏,那就用人海戰術好了,就是磨也可以把他們磨死。門口太過狹小,大多數的人擠在門外使不上力,有些人就考慮從院墻上爬進去。

          院墻并不高,想進去小菜一碟。幾個人爬著墻,想要翻過去的時候,從墻的里面飛過來幾把刀,幾名小弟當場就一命嗚呼。但是他們根本不在意,仗著人多,還是一個一個的往上爬。

          謝文東帶來的手下兄弟根本不多,在敵眾我寡的情況下,開始顯得有些吃力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有血殺弟兄在前面抵擋,五行袁天仲,任長風在院內大肆拼殺,但是對方人數太多了,人山人海的,袁天仲任長風雖然厲害,但是他們畢竟體力還是有限的,時間不長,他們起刀的力度就有些下降,雖然這時是大冷天的餓,

          但是他們還是揮汗如雨,氣喘吁吁。

          謝文東見情況有些危急也參與進來。

          只見他拿著一把大號的開山刀左右突刺,一些小弟看到謝文東身材瘦弱,都搶著過來立功。幾把刀霍霍滑向謝文東,謝文東何時把這些角色放在眼中,一個華麗的轉身,就避開了鋒芒。

          他一反手,刀片把一位小弟厚厚的衣服劃開,還深及內臟,看他的表情不用說,完全失去戰斗力了,這一刀足可見謝文東的力度之大。見謝文東也出手了,戰浪的手下都快發瘋了,一波接著一波的超謝文東殺來。

          謝文東瞇起眼用盡全力頂住四把片刀,

          “當啷”火星四濺,謝文東拿著的那把刀的刀背死死的抵在他的肩膀上,力道之大差點讓謝文東跪在地下,謝文東

          咬著牙,把身上的刀片抵了出去,在抵出刀片的同時,一個橫掃千軍,把四人的喉嚨生生割開。四人也沒想到謝文東的力道竟然如此之大,能頂住四人的勁劈,謝文東沒有給他們多想的時間,割開他們的喉嚨后,又一把把兩人踢開,殺向他人。

          “謝文東,我來會你?!币幻鬂h拿著一根大鐵棒從謝文東的身后揮過來。大鐵棒的目標就是謝文東的腦袋。要是被它砸到,謝文東的腦袋一定開花?!皷|哥,小心后面?!?br/>
          姜森一邊戰斗,一邊注意謝文東的情況,看到突然飛過來的那個鐵棒,他為謝文東捏了一把冷汗。

          不用他說,謝文東也感到后面惡風不善,但是他還是慢了半拍,他一側頭,大鐵棒剛好打在謝文東的肩膀上,謝文東感到嗓子一甜,有股熱流就往外噴,他咬咬牙,把剛到嘴吧里的血又咽了下去。

          乘著那名大漢收棒之際,謝文東一個驢打滾,不給對方下第二次手的機會,那名大漢一心想要謝文東的命,見一擊不中,又掄起大棒想要再來一擊,可是謝文東那會給他這個機會,謝文東縱身一躍,凌空把刀刺進了那名大漢

          的肩膀,那名大漢比謝文東要想象的強悍的多,他一把抓住謝文東的刀刃,鐵棒又飛了過來,謝文東無奈,只得棄刀。

          那名大漢以為有機可趁,現在謝文東沒了刀就像沒了爪牙的老虎,此時不動手還待何時??墒撬恢乐x文東可不至一把刀。

          謝文東常說:“世界上有兩種人,白癡和聰明人的區別在于,白癡總以為別人是白癡?!边@句話用到他的身上最為合適,那位大漢只感到眼前一閃,接著就感到了皮膚被勒緊,謝文東本來瞇著的眼睛,突然瞳孔放大,眼中發出

          燎人的精光,他的嘴角慢慢上揚,一抬手收回了發射出的金刀。

          大漢的身體突然一下僵住了,接著半跪在地上,鐵棒支著他的身體不倒,細細看從他的嘴角流出了細細的血流,

          謝文東在地上撿起了一把刀,重新加入了戰團。

          四周的小弟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,奇怪地看著他。

          這時一名小弟被一名血殺弟兄逼到了大漢的身旁。

          那名小弟為了躲避血殺甩出的一刀,不小心碰到了那位大漢的身體,大漢倒下了,他的頭滾到了老遠,再看脖子上的傷口,光滑無比像被切過了一樣。見到這種場面,戰浪的小弟們都嚇傻了,嚇得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          一位小弟首先回過神來,舉起刀,喊道:“為兄弟報仇,殺死謝文東,”憤怒代替了理智,不知道有多少的人殺向謝文東。

          五行袁天仲等人,看到這種情況,都向謝文東靠攏,幾人組成一個圈保護謝文東的安全。隨著雙方斗爭的激烈,

          雙方的死亡率都直線上升,謝文東這邊雖然傷亡的人數比戰浪那邊要少的多,但是照這樣打下去可不是辦法。戰浪那邊的人太多了,死這幾個人根本算不上什么?!?br/>
          ”退,退到別墅里?!爸x文東下令道。

          袁天仲任長風在前面開路,謝文東五行緊隨其后。高強李爽在側翼護衛,血殺弟兄在后,就這樣他們愣是殺出一條血路,袁天仲他們也不知道砍了多少刀,殺死了多少敵人,退到了別墅內把別墅里的敵人清理掉后情況稍微好

          了一點,現在只要守住窗戶門口就可以了,到了小別墅內,放進血殺的弟兄,袁天仲、任長風像兩尊門神一樣守住大門,李爽高強各守住一個窗戶。戰浪下令馬上進攻,必須給謝文東足夠的壓力,就是磨也的把他們磨死,仗打到這個地步,雙方沒有退路,只得拼死一戰。

          在做了簡單的包扎后,姜森和血殺的弟兄協助四人守住四個地方。謝文東找了一把椅子坐下,那個大漢的那一棍子把他傷得不輕。

          但是他不能表現出來,那樣太影響士氣了。

          這樣的混戰是謝文東最不想打的,打到最后也是個兩敗俱傷的地步,誰能保證在混戰中不受傷,謝文東環視了弟

          兄們,他們多多少少還是受了一些傷,就是五行,袁天仲他們都不例外。謝文東看了看一旁昏倒的黃研兒,笑道:“這家伙睡的還蠻香的?!?br>
    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,本站提供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全文閱讀,請牢記本站域名www.jiudian-law.top方便下次快速瀏覽。

      下一篇  第二十七章 幕主逃跑            上一篇  第二十五章 追蹤

      發表評論





      ◎歡迎參與討論,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觀點。

      全中彩票安全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