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 id="6rg7e"></p>
    1. <progress id="6rg7e"></progress>
    2. <li id="6rg7e"></li>
      <font id="6rg7e"><xmp id="6rg7e"></xmp></font>
      <optgroup id="6rg7e"><xmp id="6rg7e"><progress id="6rg7e"></progress></xmp></optgroup>
    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-好色小姨 > 卷土重來 > 第一百二十七章 伯爵復仇

      卷土重來 - 第一百二十七章 伯爵復仇

      所屬目錄:卷土重來      發布時間 : 2015-7-19

        巨門將自己的位置告訴給了韓非,在說話的同時,他也覺得大哥是擔心過度了。自己又不現身,還可能出什么事啊。

            韓非猜不透巨門的心里在想些什么,他緩了一口氣,戒告道:“我以為謝文東會找我的麻煩,沒想到他竟然把矛頭指向了你們。我們的對手是個頭腦精明,陰險狡詐的家伙。和他交手,不能有半點馬虎,否者就有生命危險?!?br/>
            “我知道了,韓大哥。我會注意的?!本揲T對韓非的叮囑有些不以為然,趕緊完話道。

            在他看來,自己今天能躲過一劫,就是“天不收我”。一個小小的謝文東,又豈在話下。

            韓非點點頭,掛電話之前還千叮嚀萬囑咐,說千萬不要意氣用事。只要他沒事,青幫就一定能夠反殺回來。在一番交代之后,他終于掛斷了電話。

            “老大,幫主說些什么了?”那位獐頭鼠目的青幫小干部問道。

            巨門眼皮一撐,不悅道:“白癡,這種事情是你一個小弟應該問的嗎?”

            “對不起,大哥,我失禮了?!扁^小干部嚇得一激靈,連忙道歉。

            見手下心腹都專心致志的看著自己,巨門知道要是自己不說點什么,他們是不會安心的。

            輕輕的緩了一口氣,巨門開口說話:“韓大哥要我們注意謝文東,他這次是王八吃秤砣,鐵了心的想要干掉我。區區的一個謝文東,我當然不放在眼里,只不過韓大哥太小心了,說什么也要派人來接應我?!?br/>
            聽完話,大家驚的差點咬掉自己的舌頭。人家聽到謝文東的名字,都有些避諱。自己這位大哥倒好,一點也不把他放在眼里。真不知道是他對自己有足夠的自信,還是故意在那里托大。

            冷然一想,獐頭鼠目青年開口說話道:“大哥,我們還是換個地方和幫主派來的人接頭吧,這里太危險了。就在敵人的眼皮子底下,萬一.....”

            還沒等他說話,巨門便大手一擺,漫不經心道:“白癡,這就叫做最危險的地方,就是最安全的地方。幾十米之外就是敵人沒錯,但是任誰也想不到。他們苦苦找尋的人,其實就在他們的身邊。我就在這里,那里也不去。幫主派出的人還有蠻久才會到,我先去睡一會。人到了之后,你們再叫我?!?br/>
            他的一番話,不能說沒有道理。但是他漏掉了一點,這次,想殺他的。除了謝文東之外,還有一群特殊的敵人。

            巨門的話,讓他的心腹手下們,也不好多說什么了。

            獐頭鼠目青年一正色,道:“我們就守在門外,大哥安心睡吧,有什么情況,我們會通知你的?!?br/>
            對自己手下的話感到不以為然的巨門,只是輕輕的冷哼了一聲,習慣性的把他那個“白癡”說了一下,便不再說話。

            在場的人跟隨巨門多年,也知道他的脾氣。白癡二字雖然聽起來讓人感覺反感,但久而久之,大家都習慣了。把“白癡”當做口頭禪,武曲算是開了語言界的先河了。

            夜深了,邪風入世,鼓動烏云。

            萬千世界,因為云層的加厚,而失去月光的庇護。

            人性在這個時候,被卸下了完整的面具。最原始的暴戾,總將隨著血液的揮灑,而展現的淋漓盡致。

            就在今天晚上,一群受過嚴格訓練的獵犬,將上演草原狼的角色。

            “犬戎族”自稱祖先為二白犬,當是以犬為圖騰。

            ——范文瀾《中國通史簡編·第一編》

            因為擔心會發生什么意外,巨門的心腹手下中,有兩人自愿為他和其他心腹,看護守衛,以保證大家的安全。

            兩人守在門外,巨門在房間里呼呼大睡。

            “哎,老陳,有煙嗎?”一位心腹手下盤著手,問另外那位陳姓心腹。

            陳姓心腹鄒鄒眉頭,有些責怪道:“你這個家伙,喜歡煙又不自己買。經常抽別人的,你還好意思啊?!?br/>
            那位心腹手下聽完后,摸摸后腦勺:“抽完了嘛,下次,下次,你抽我的?!?br/>
            “算了,不奢望。誰不知道你啊,有錢都給那群娘們了。我說你也老大不小了,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的,這樣總不是辦法?!?br/>
            說著話,陳姓心腹拿出煙盒,從里面抽出一根,遞給了他。

            那位心腹聳聳肩,狡辯道:“人不風流枉少年,玩個把女人,是很正常的事情嘛,我就....”

            心腹在那位陳姓心腹面前說著話,本來順暢的句子,卻突然中斷了。當陳姓心腹好奇的抬起頭時,發現了在他的面前,赫然多出了一顆犬首。犬首舞者鋼牙,深深的刺進同伴的頸動脈。一口咬住粗大的咽喉,一只羅威那犬咔嚓一聲,合攏牙口。頓時,三股人血噴向天花板。血雨澆灌著犬首,帶走一條人命。

            熟悉的殘影,熟悉的吼叫,熟悉的樣子。

            “是行風.....”陳姓心腹突然腳下一亂,大聲喊叫道。

            借著樓道內昏暗的燈光,他看到了幾雙發著綠光的大眼睛。大眼睛里透出瘆人的殺氣,那是一種能夠望穿秋水的平靜,平靜的,好像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讓它的心緒泛起漣漪。

            冷漠,無情,殺戮,這些簡單的詞語,從它們模糊的影子和濃烈的血腥味中,可以判斷出。

            沒錯,來的不是自己人,也不是謝文東的人。在他們面前的,是幾只長的非??嗟墨C犬。獵犬嘴巴,鼻子上都是鮮血,在它們的身上,還披著只有“行風”幽靈部隊才有的戰衣。

            有幾只狗的身上已經是布滿刀傷,鮮血從那些刀口里流出來。時間一長,便和身上的毛結成了一塊塊的。幾只狗都憔悴異常,有幾只還呼呼的吐著大舌頭。

            就連一般人也能夠看得出,這些狗是因為虛弱所致。

            它們出現在這里,一切都是因為姜森。

            一只成年獵犬的智力只相當于五六歲,它們只是簡單的記住了“殺死”自己主人身上的衣服,兩人身上衣服的樣子和那些倒在廢舊工廠里的敵人,如出一轍。

            這一晚上,幾只獵犬咬死咬傷的青幫小弟,在三十多人之上。

            每一次的殺戮,為的只是一份讓人感動不已的忠誠。

            在藏獒首領伯爵的帶領下,四只羅威那護衛犬脫離了白衣血殺的管理。

            在整個云林縣里,四散尋找青幫的人。每見到一次,便不由分說的沖過去狂咬一番。

            它們這么做,其實很簡單——為主人報仇。沒人能體會,那是一種怎樣的忠誠。在它們的世界里,只有簡單的‘你對我好,我就對你好’。

            這一切看似十分不可思議,就算是最好的電影***,也不能構思這樣的電影場景。但這一切,卻真實存在著。

            “清理掉”陳姓心腹的內臟,將對方的吶喊聲擴大到了極致,伯爵回頭看了他一樣,沒有任何反應。

            從兩人身上的氣味中,它能感覺到,這兩個“獵物”,不是它要找的。

            狗是種特別聰明的動物,一般來說,我們家里養的那種狗,只能算是討好主人的“廢狗”。真正被開發智力的,只有那些被訓練過的,或者說是定居大草原散居的野狗。大自然的智慧和力量,總是那么的出乎人的意料。

            在確定不是自己要找的“獵物”后,幾只犬夾著尾巴,晃晃悠悠的走步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  這已經是它們十多次漫無目的的尋找著目標了。每次的張口,都意味著失望,但這次,卻不僅僅是那樣了。

            門外的慘叫聲,引起了里面巨門和他極為心腹保鏢的注意。當他們聽到不同尋常的聲音時,第一個反應,便是來了敵人。

            一群人涌上門去,在門這邊仔細的聽著。

            當他們聽到幾只獵狗因為爭搶獵物而低吼了幾聲時,當即意識到,外面的情況不對。

            幾番思緒掙扎,巨門終于決定,出門一探究竟。不過,他很乖覺的,并沒有親自出動。在招呼好手下心腹打開門后,他大氣不敢出的手拿大刀,躲在門口處一探究竟。

            “小陳,小劉....”門外有人大聲喊道,那是一種絕望,恐懼,害怕融合在一起的感覺。

            看到了幾只滿身是血的狗正慢條斯理的走著,那幾位出門的心腹保鏢當即回過神來:“是這群畜生吃了他們?!?br/>
            腦海里浮現凄慘的畫面,剩下的幾位惱羞成怒的保鏢掏出大刀,兜著幾只犬的屁股殺了過去。

            也許,他們的能力很強,也許,他們只把對方當做一群普通的狗而已。

            在毫無戒備的情況下,這幾位保鏢被真正意義的反咬一口。

            伯爵和四只羅威那犬都是經過特殊訓練,特殊挑選出來的精銳犬。在付出大量人力,無力的情況下,它們早就練就了一身如何避讓的本事。

            一番打斗后,剩下的幾位保鏢,死了了干凈。唯一一位沒有死的保鏢,也是被伯爵活活撕下了一塊肉。.“砰砰砰”槍聲響了,那位保鏢痛苦的直起身子,對著幾只獵犬連連開槍。

            只聽嗷嗷幾聲,四只羅威那護衛犬中彈倒在地上。在他打光彈夾里的子彈后,伯爵毫無憐憫的咬斷了他的脖子。

            鮮血飛濺的同時,他聞到了一股特殊的氣味。正是巨門留下的那件血衣的氣溫。

            藏獒犬伯爵抬起頭,看了看。在他的前方,正站著一個滿臉絡腮胡的大漢。

            頓時,伯爵的眼睛放大。滿嘴鮮血的牙齒,豎起的招風耳,鋒利的爪子,正招式著一段極品復仇佳話的開始。

            “嗷”伯爵伸長了脖子,大吼一聲,撲了上去。兇猛的伯爵,像一個大鐵錘,碰的一聲和巨門的胸口撞了個正著。

            因為力度太大,巨門竟然被它撞翻。還沒等巨門站起,伯爵單刀直入,上前就是一口咬住對方的咽喉。

            咔嚓一聲,一段美麗的血霧騰空而起。

            感覺的死亡威脅的巨門此時是徹底懵了,他掙扎著使出蠻力,狠命亂抓。

            巨門的力道非常大,己方動手之后,伯爵的胸前的毛,腹部的毛被抓下了好幾把毛,抓出幾十道血口子。在腰間匕首的開膛下,伯爵的肚子被劈開..

          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,本站提供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全文閱讀,請牢記本站域名www.jiudian-law.top方便下次快速瀏覽。

      下一篇  第一百二十八章 巨門之死            上一篇  第一百二十六章 屠滅武曲(下)

      發表評論





      ◎歡迎參與討論,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觀點。

      全中彩票安全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