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 id="6rg7e"></p>
    1. <progress id="6rg7e"></progress>
    2. <li id="6rg7e"></li>
      <font id="6rg7e"><xmp id="6rg7e"></xmp></font>
      <optgroup id="6rg7e"><xmp id="6rg7e"><progress id="6rg7e"></progress></xmp></optgroup>
    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-好色小姨 > 乾坤頓變 > 第一百四十章 洪門大統(九)

      乾坤頓變 - 第一百四十章 洪門大統(九)

      所屬目錄:乾坤頓變      發布時間 : 2015-7-19

        口令被叫的震天響,大約有十個漢子抬著一尊奇怪的東西進了大門。

            那尊奇怪的東西被紅布蓋著,光從外面看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東西。但大哥也也不是傻子,看對方如此虔誠,再結合這個奇怪東西的摸樣。

            他們很快便聯想到望月閣的兩大法器之一的‘洪門龍頭’。讓大家記憶深刻的是洪門龍頭鄭成功的樣子。

            沒有了一般的威武不凡,意氣風發。取代它猙獰恐怖。神像左手拿著一把沾滿血的斧子,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構成一個大環。雙眉大挑,怒目而視。和英俊瀟灑的鄭成功不太像的,倒有幾分閻羅的味道。一位身著綢緞的十來歲小男孩走在神像的前面。

            在他的手里,托著一個檀木制的小盒子。大家對這個小盒子也有影響,應該是放望月閣另外一法器——冰刺的地方。

            不過,兩大法器并未合為一處(把“刺劍”取下,可以放到那個鄭成功像,右手食指大拇指構成的環上。兩者一旦合為一體,便會嚴絲合縫,沒有半點空隙。),只是這樣被抬到眾位大哥的面前。說實話,現在都二十一世紀了,搞這一套確實有點過時了。

            大哥們都有些不以為然,他們現在最為關心的便是對方到底要做些什么。

            澳大利亞大哥范曉威走到謝文東的身邊,一邊看著望月閣的人,一邊小聲問道:“文東,那個‘刺劍’不是在你那里嗎,怎么現在出現在這里?難道他們拿的是假的?“聽到這句話,謝文東心里猛地一震,暗道糟糕,自己怎么把這茬給忘了。

            好在他反應夠快,忙道:“對方既然這么相信那些老規矩,想必必定不會拿假的出來糊弄?!?br/>
            “你的意思是說,他們以前給你的就是假的?”范曉威問道。

            謝文東皺皺眉:“不會,當初我們是站在望月閣這邊的,立場和他們一樣。

            他們犯不著用假的東西來騙我們。我想他們應該是派遣了秘密的人,到總部行竊盜走了吧?!?br/>
            “哦,是這樣啊?!眘henxiaowei點點頭,不再追問。同時暗暗的心驚,能成功到戒備森嚴的洪門總部盜取法器,這伙人的實力可真的不一般。

            兩大法器被臨時安置在院內的香案上,院內院外由望月閣統帥的各組人馬才紛紛起身,目視著謝文東等一干大哥。謝文東嘴角微微翹起,絲毫不把對方放在眼里。感覺的到謝文東從內之外,自然散發出的王者氣息。

            很多大哥都感到自愧不如,這個時候還能笑得出來的人,不是天才就是瘋子,很明顯謝文東兩者都是。

            人群靜默了幾十秒,終于一人出來說話了。開始大家以為這伙人領導者是先前那位白發長老,可直到一個人的出現,他們才知道自己的想法錯了。來人并不是那個白發長老,不過此人的架子可比白發長老的架子要打的多。

            笑容滿面的一直在把玩著他的兩個健身球,根本就是把在場的大哥當做空氣看待。

            “你他媽的到底是什么人?”加拿大大哥陳強的一位保鏢突然喝聲道。他再也受不了這種讓人窒息的感覺了,沒有在陳強的授意下,他便率先開了口。不過,陳強并未怪罪,只是有些不耐煩的等著對方的答復。

            謝文東沒有動,悠悠的說道:“他就是望月閣的閣主——周天。我們是“老朋友”了。老朋友三個字,被他故意加重了分量。聽到這句話的人,很容易聽得出這是嘲諷的味道。

            “啊…他就是望月閣的閣主”大哥們又驚又奇。

            今天居然能見到望月閣的閣主,這真是太不尋常了。他們對于望月閣的了解,遠遠沒有謝文東知道的多。望月閣也一直保持著那種神秘感。除了謝文東,還沒有人打破的那種神秘感。所以當周天出現時,大哥們有這種反應并不算奇怪。

            “周閣主,你這么大排場來,不會就是為了看看我們吧?!敝x文東對周天道。周天停下轉動的五指,笑道:“謝先生你以為我要做些什么?”

            謝文東攤攤手,笑著說道:“我也不知道,只是知道你今天動不了我們。我想你也知道在場的幾十位大哥的實力吧。別說是這幾個歪瓜裂棗,就是你再增多十倍,我們照樣能把你們全部消滅…要是我們打定主意的話?!?br/>
            謝文東指的‘歪瓜裂棗’,便是院內四個組織的人。

            他的這番話,讓很多人‘氣憤填膺’,這不是當面打他們的臉嗎。

            一位‘白無?!b扮的青年,手里握著一條還在活蹦亂跳的蛇,滿嘴鮮血的笑道:“我倒想和謝先生試試看我們…是不是…歪瓜裂棗?!鼻嗄暾f這話,還一口一口的撕咬著蛇肉。

            這樣的場面。估計十八層地獄倒是可以見到,陰陽冕的人果然都不是人。

            “是啊,我也想試試?!币晃弧跓o?!嗄晔畟€手指頭亂舞,突然‘變出’一把槍,指著謝文東道。

            “退下!”周天回過頭,不悅道。兩位青年怯怯的點點頭,退了回去。

            直到這個時候,周天才入了正題。他轉動手指道:“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,該是讓洪門合在一起的時候了。以前又一百一十多個洪門分會,合并的難度很大?,F在,經過眾位大哥的努力,已經切除了那些非正統的分會。一百多家也縮至目前的十幾家。這樣的結果很讓人欣慰啊,放心,一旦洪門大統,望月閣是不會忘記眾位大哥的功勞的?,F在,我給你們十天的時間考慮。十天后,你們要是考慮好了,就可以到望月閣領人了?!?br/>
            “領人?”領什么人?大哥們很好奇,十天?領人?對方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么藥?!

            周天拍了拍手,三個重度昏迷的青年被人像死豬一樣拖了過來。

            “你給他們下了藥?我要殺了你們”一位保鏢警覺的抬起槍,還沒等他扣動扳機,一聲槍聲響起。

            子彈精確無比的釘進了那人的腦袋。保鏢連吭都沒有吭一下,便倒在了地上。

            死的保鏢是中非大哥周彬帶來的,看大自己的手下被不明身份的人干掉。

            他下意識的去尋找開槍的人,可掃了一圈,他根本沒有發現到底是誰開的槍。

            甚至,他沒有看到在場的哪一個人手里有槍。這樣的情況,估計傻子也猜得到,對方做了什么安排。

            周天沒有對那位保鏢的死,表達只言片語。只是借著話道:“現在場地里死的這些人,都是沒有喝摻了迷藥酒的人。很不幸,他們試圖阻礙統一大業,我們只能把他們干掉?!?br/>
            “你他媽的找什么理由,要動手就動手,費什么話?!碧K丹大哥王力再也不顧那么多了,破口大罵道。

            周天看起來鎮定自若,實際上只有他自己知道,后背在隱隱冒汗。要不是謝文東硬要他扮演這個角色,他才不愿意攙和進來呢。

           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的作者是曹三少,本站提供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全文閱讀,請牢記本站域名www.jiudian-law.top方便下次快速瀏覽。

      下一篇  第一百四十一章 洪門大統(十)            上一篇  第一百三十九章 洪門大統(八)

      發表評論





      ◎歡迎參與討論,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觀點。

      全中彩票安全吗